三十惘 第六章 怂

小说:三十惘 作者:胥熙 更新时间:2021-06-29 16:09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盛夏的夜晚,空调的风都得吹一整夜,夏楠的房间也不例外。

  夏楠住的地方叫浣溪青雅,位于x市的二环路,小区在几百亩的一个绿植公园内,是x市有名的高档住宅别墅小区。夏楠的房间在二楼,她常常整夜把二楼的灯点得通亮。

  陈恒在离婚的当天就简单的打包带走了几件衣服,离开了这里。

  刚认识陈恒的时候是在一次车展上,陈恒坐在最新款的特斯拉驾驶位上试车,夏楠透过车窗看到了阳光英俊的陈恒。

  “来,张嘴。”夏楠一边把牙科灯往患者的嘴里照,一边指示她张嘴。

  陈恒也来曾经是她的患者,夏楠又想起了陈恒那张熟悉的脸。

  “夏楠。”

  牙科3诊室的门突然被推开,一个穿着湖蓝色丝绸过膝裙的女人突然冲了进来。夏楠没有抬头,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  “夏医生,不好意思,这位患者………”后面的护士紧张的跟着走了进来。

  “没事,你出去吧。”

  “你等我一会儿,最后一个病人了。”夏楠似乎是对进门的女人说到,但是她一直没有看面前的这位女人。

  十五分钟后——南方医院花园。

  “你不是在上海吗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夏楠把手插到自己外套的两侧衣兜里,没有正视面前这个女人的眼睛。

  “你还关心我在哪里?离婚这种大事不应该告诉你妈的吗?”

  夏楠从头至尾不敢正脸看一眼向娥,她已经能想象出向娥脸色青一阵的白一阵,两眼怒目而视,跟要吃了她似的。

  “我这不是怕你太忙还要操心我的事吗………”

  “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现你有这么关心我。”向娥想起了很多年前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也是和夏楠这么在院子里互相僵持不下。

  “是谁告诉你的?陈恒?”夏楠离婚当天和陈恒约法三章,这件事由她来告诉向娥。

  “还用陈恒?物业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。不是别人催缴物业费,我还不知道陈恒已经搬出去的事情。你有脾气离婚,有脾气去日本,怎么没有脾气面对你妈?”

  “你又怎么知道我去日本了·····”夏楠的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。

  “不想我知道就别用我给你办的信用卡!”

  “········”

  “你说你要追求自己喜欢的专业,商科不念要去北京学什么牙医,好,我同意了。你说让我不要干涉你的生活,要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,我也答应了。结果是什么?就是你一个月就离婚,刷着你妈办的信用卡出国逍遥自在。”

  “我不是去逍遥自在,我是去散心·····”夏楠从头到尾没有敢把自己的头抬起来。

  “马上把陈恒和他父母约出来,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向娥看着面前的夏楠,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即将喷发而出的怒火。

  “我不要,我们已经离婚了,约出来说什么。”

  “你不约,那就只有我自己打电话了。”

  “妈~你能不能不要插手这个事情了,这都什么年代了,离个婚都是很正常的事了,你不知道我们科室有几个····”

  “我不管别人离婚正常不正常,但是我向娥的女儿绝对不能离婚。”向娥的语气透着不能拒绝的威严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?你从头到尾根本没有了解过你女儿为什么会离婚,也没有问过你女儿的感受,你就替我做主让我不能离婚。”夏楠说到此处,已经抬头自己的头望着向娥,希望她收回自己的决定。

  “如果你还想继续住在青雅院里,继续用你身上那张信用卡,就照我说的做。”

  向娥长长的舒展了一口气,朝着自己来时的方向走了出去。夏楠知道,只要是向娥已经决定的事情很难去改变。

  向娥走后,夏楠找了一处晒不了太阳的树荫下蹲了下来,期间吴小熙打进来的电话她也没有接。她在想如何跟陈恒开口。

  踌躇了大概10多分钟后,她终于还是拨通了只有号码没有名字的电话。不过出乎意料的是,陈恒爽快的答应了,他们约在了第二天的晚上。夏楠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那天晚上的夏楠没有睡得很安稳,她总觉得窗外的月光在那晚特别的亮,感觉回到了自己7、8岁的时候。

  向娥和夏楠的爸爸在夏楠7岁的时候就离婚了。那个时候的他们还住在父亲工厂分配的家属区里。夏楠的父母都在一个国企车间里工作,小时候夏楠家也还算过得去。可是好景不长,7岁那一年工厂倒闭。夏楠的爸爸从此开始打零工,脾气也变得不太好,还学会了打牌。夏楠晚上总是一个人睡在自己的小床上,月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映进房间。向娥受不了他的坏脾气和打牌,渐渐的争吵变多了,后来直接动上了手。

  离婚后的向娥带着夏楠,搬回了自己家。外婆常年带着年幼的夏楠在家里等着出差回家的向娥,刚开始还是两周一次,后来渐渐的变成了一周一次、一周两次,到了高中的时候,夏楠几乎看不到向娥的影子。但是她感觉到了自己生活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和外婆住的小青蛙矮房子换成了有楼梯的套二小楼房,后来就变成了面积更大的四楼,到了高中夏楠更是住到了小县城的第一批独栋里。

  可是夏楠和向娥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。向娥每次回家,总是翻看夏楠的卷子,有时候甚至严厉的责问夏楠考试成绩为什么出现下滑。夏楠每次都不回答,都是等向娥那阵暴风雨过去,又开心的摆弄起向娥带回来的新鲜玩意儿。

  夏楠不了解向娥,她只知道向娥从最开始的销售变成了厂商,她也只知道向娥是严厉的、不容挑战的。

  夏楠在床上翻了一个身。难道向娥是希望自己和陈恒复婚?可是明明是陈恒无理取闹,夏楠睡前再次坚定了绝不复婚的念头。

  躺在床上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吴小熙。她旁边的林海已经呼呼大睡了,这两天的林海睡得总是格外的早。吴小熙似乎已经猜到了,林海的早睡和买房这件事是脱不了干系的。但是她此刻睡不着还因为白天的一件事。

  程梦洁在系统后台已经查到了,她在1年前曾经通知过一个贾大爷的儿子来拿大爷遗失的合同,这个人正是黄建业口中的贾有肆。吴小熙不明白,这个贾有肆到底是谁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这种“巨大”的帮助来回馈自己,更不明白为什么贾有肆帮了她却一直没有联系过她。让吴小熙更吃味的是,这1年以来有各种闲碎语都没有让她质疑过自己的能力。可是今天之后,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理直气壮的面对同事的质疑。

  睡吧,也许明日就有答案了呢。吴小熙在梦里悄悄的对自己说。

  s..book3336118977381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三十惘');;